也让高铁带来的同城效应大打折扣

2020-01-10 22:46

"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高铁通车后,城际交通、区域交通很快很快,可高铁站进城的最后一段行程,还很慢很慢。高铁一路带来快捷,最终卡在城门口!”上周四,南京市领导集体调研重大工程建设,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杨卫泽的一席话,引起大家深思。

陪同调研的上海铁路局有关人士分析,城际交通堵在进城“最后1公里”,主要原因是城内快速交通不发达,以及城市公交未与城际高铁匹配。有的城市虽有地铁通往高铁站,但由于站内流程不合理,旅客拖着行李七绕八绕,走一段路才能上地铁。像上海站,从北广场走到南广场,坐地铁也要二三十分钟。更有些县级市的高铁站,站房很现代,可站前社会车辆、出租车、黑车乱停乱放,闹哄哄的跟老火车站没两样。

“高铁站要补上‘集疏运系统’这一课!”南京城市与交通院董事长杨涛指出,高铁是高速度、多频次、大流量的现代交通,只有站内交通一体化、零换乘,才能让乘客大进大出、快速分流。南京南站把地铁、公交、出租等公交体系全部藏在站内,旅客无需出站就可自由选择各种交通工具。目前,南京南站已开通、在建5条地铁线,通往各个方向,到达市中心新街口只需一刻钟。

的确,京沪高铁通车后,南京到上海只需个把小时,沪宁线上中小城市间通达只需半小时左右,可旅客下了高铁站进城,如能搭上地铁还好,要是坐公交、打的,要花1小时甚至更久。这让人颇多无奈,也让高铁带来的同城效应大打折扣。

建好集疏运系统,还需把城市发展与高铁衔接,开发好高铁带来的财气,留住高铁带来的人气。宁杭高铁即将通车,溧水、溧阳、宜兴等沿线城市因此告别“地无寸铁”的历史,一步跨进“高铁时代”。高铁抛来绣球,就看谁能接住。高铁宜兴站位于宁杭高速和104国道间,宜兴从宁杭城市带中心城市、长三角休闲度假中心的定位出发,围绕高铁站,统筹规划4.5平方公里的生态环境、功能布局及路网交通。相比之下,南京某郊区高铁站周围还是农田和村庄,路网都没打通,眼光不够、手笔太小,在调研中受到严肃批评。

随着道路车辆逐渐饱和,大城市地面交通可靠性越来越差,解决高铁集疏运还靠“地铁+城轨”。南京规划的十几条地铁线,呈“井”字形,围绕新老火车站“开枝散叶”。苏州、无锡也在积极调整规划,至少保证一条地铁连接高铁。中小城市没条件建地铁,但也应在车站周边形成快速路网、配建好地下停车和公交系统。